十汐_只是一株栀子fa

这里墨僮栀/燕十汐,请多多指教。
aph主菊耀 雪兔,拒绝红色谢谢。
魔道沉迷晓薛和聂瑶,聂瑶这对棺配简直不能再萌!
hp本命德哈,不接受拆和逆!(高亮注意谢谢xx)
游戏沉迷yys和农药,农药安琪拉,特长坑队友(so基本上不掺和熟人的排位赛),yys非初get
目前还是小透明,但努力产粮。

同人文的真相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哈哈哈真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延更

占个tag,抱歉。

事情的由来是我正在码一个连若现代abo设定的短篇脑洞,写到小天使摔了连连的手机,把屏幕给摔碎了。

碎成满屏幕玻璃碴子划一下就割手那种。

然后我妈突然进来吓得我手机一滑......

屏幕就碎了。

碎成满屏幕玻璃碴子划一下就割手那种。

然后就打不开了(。

大概修要两个星期左右,这篇还是我在电脑上打的。在这里提醒一下小天使们。

写文的时候,永远,永远,

别写自己能够实现的坏事。

以及这个脑洞完全没有写下去的心情了,哪天把大概纲要理出来哪位小天使看得上就拿去写吧。

非洲战神蓝鹤——姑姑!

非人二货联萌:

其实这个不算拟人,就是单纯的游戏坑底挣扎却还是要发职业病(。)

关于大家的姑姑到底是什么鸟……

非洲战神的真身大揭秘!!

马上就要40J了,保佑我抽到一张SSR吧………………Q-Q

今天推图一共掉了三把清光(趴)以及顺利特化清光光和鹤丸!赌刀出了第二只萤丸和太郎ww超幸福x

抛硬币【乱七八糟的随笔日常段子/无关cp】

拿起一枚一元钱硬币。

丢——

正面朝上就去撸画,反面朝上就去码字。

要是立起来了呢,就去看书or做作业。

『啪嗒』

……立起来了啊。

啧,再抛一次。
—————————————————
我想我可能不是一个人xx

好棒(๑•̀w•)/✧ 给大大笔芯!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茨酒】论有一个好爹的重要性(微黑白晴明注意)

最近,有一个流言在寮里传开了。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青行灯小姐说,这个流言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是酒吞是八岐大蛇之子罢了。
哦,只是酒吞是八岐大蛇之子而已啊……等等酒吞是八岐大蛇之子?!
这可和晴明和自己死对头兼半身黑晴明滚一个被窝里了而且晴明大人还是受(由不愿透露姓名的三尾狐以及雪女小姐友情提供素材图片)是同等的大事情啊!怪不得大江山鬼王整天一副你欠老子二百五老子看不惯你就拿葫芦屯屯屯你的架势,敢情有个平安京黑涩会头头(虽然正在御魂塔服刑挨打中)老爹从小耳濡目染。
咳咳咳偏题了。话说这流言吧,传着传着就到了当事人耳朵里。采访中,酒吞当时抽抽嘴角,身后酒葫芦(据说是本体)跟着叹了口气,然后黑着脸粗声粗气解释他不是那蛇生的,真不是,他只是在小时候被那蛇捡回去当玩具养了几天,而且那几天过的都不是人过的日子,大蛇天天拿针女破势网切逗他玩,针女破势都还好,至少有个人样,而且针女还怪喜欢小朋友的,网切一言不合就亮钳子,不知道吓哭幼年鬼王多少回……最后,酒吞恶狠狠地搁话:“要是谁再乱传,本大爷就用葫芦屯他个半身不遂!”
而在我们的大规模宣传辟谣之后,还有吃瓜式神不明真相,在此引用某位黑发的不愿透露身份的半身先生的话给大家举一个栗子。
“那天去刷御魂十层,本来吧打得好好的,基本上对面没出手就被茨木给捏死了。
“到了大蛇那层茨木不知道哪儿不对劲,边上还站着酒吞呢连小心心都不冒了,伤害低得可怜。转眼一看躺了俩,妖狐突两下后挂了,大天狗跟着殉情了,晴明和我都急眼了,这要翻车啊。
“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轮到茨木时他突然直愣愣地往大蛇前一跪,说爸,您把挚友嫁给吾吧。
“我们都愣了,大蛇也懵,过了会儿大蛇摸了个金光闪闪的玩意儿出来,我一看——嚯,六星生命反枕。然后大蛇就说,儿夫啊,爸爸没什么好东西,就这个你收着吧……说着还把背后一堆六星针女拢了拢,啧,当我眼瞎?可茨木那小子真瞎了,高高兴兴揽着他的好挚友回了寮,御魂都不刷了。晴明早该听我的把他喂了达摩的,白瞎这么多五星达摩。
“后来听说酒吞也一直没机会解释,好几周他都是腰疼躺榻榻米上的。再后来,所有人都习惯了茨木有事没事往御魂塔跑,逢年过节还拎俩补品。”

——以上由平安京日报为您提供
责编:八百比丘尼

只是段子x

●cp向:黑白晴明/狗崽(或许?)
●现代设定,两人住对门的那种:D
●Pocky Game(没错就是吃着吃着就接吻了的那个游戏!)
●大概是小甜饼(?)
●ooc有——人物属于你们,崩坏属于我xxx
●以上接受,请向下:)
—————————————————
First.黑白晴明_牛奶

黑晴明去找安倍晴明串门唠嗑的时候对方正在聚精会神地边啃一根牛奶味pocky边翻阅着一本《百鬼夜行抄》。这书黑晴明看过几遍,除了觉得作者画的大大小小妖怪姿态各异有几分有趣之外别无他感,自然没引起他多大注意。倒是晴明手里那盒牛奶味pocky引起了他的兴趣。一根pocky很快吃完,晴明抬头看他时嘴边还沾着些饼干碎屑,他不客气地舔了舔。嗯,甜的。
鬼使神差的,黑晴明抽出一根pocky。他塞进晴明嘴里,自己咬住另一头,手心按着晴明后脑示意他将嘴往前送。pocky在嘴唇即将相触时被晴明咬断,黑晴明知道他脸皮薄,轻笑了声吻住他的唇瓣,不知是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还是怎的,晴明净白的脸庞有些泛红。唾液交换间黑晴明将自己口中的半截已经发软的pocky送入晴明口中,舌尖抵着末端半强迫性地让他咽下。一吻结束,黑晴明意犹未尽地舔舔晴明唇瓣,见着对方绯红的脸色满意地调笑一声。
“原来晴明是牛奶味的啊。”

Second.狗崽_抹茶

眼睛被人从后面蒙住,不用说,肯定是妖狐,自从自己把钥匙给了他,这人就天天玩这种突袭的小孩子把戏,也不腻。柔声唤着对方名字,手指果然从自己眼前撤走。妖狐撇撇嘴,将手里拿着的一盒东西搁在桌上,一屁股坐下来,整个人没骨头似的靠着大天狗身上。偏偏大天狗就喜欢他这种慵懒的媚人模样,他一只手托着妖狐的腰,一只手去够桌上的东西。拿到手后发现是一盒抹茶味pocky,大天狗不禁笑出声——多大了,妖狐还是喜欢吃这东西。
细碎的光被窗框分割成几大块洒在他俩身上,妖狐舒服得直哼哼,突然直起身来拿起最后一根,自己咬着另一端送进大天狗嘴里。大天狗知道他又要玩怎么玩都玩不腻的另一个花样了。偏偏他又没法拒绝,只好依着妖狐。两张唇渐渐靠近,pocky头一次没在中间断开,妖狐却忍不住了,一口咬断碍事的饼干棒,直接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大天狗眸色沉了沉,轻咬对方唇瓣,妖狐最喜欢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金眸眯起,尽情回应着大天狗。一吻结束,妖狐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大天狗摁着肩推倒在床上,犬齿在肩上印下痕迹。
“这可是你自找的。”
———————TBC———————